中国空军2029年会发展成多强大?新型战略、战术

 新闻资讯     |      2020-03-27 02:54

中国空军2029年会发展成多强大?新型战略、战术武器大量列装部队



今天咱们来继续畅谈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2029年。


人民空军发展的2个阶段


相比转型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伴随着近些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作战装备、训练水平、战术思路的快速提升,人民空军转型发展的步伐并不比海军要小。自建军七十余年来,中国空军长期承担的任务同样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


90年代之前


一是九十年代之前的国土防空、野战防空阶段,彼时的中国空军主要的战略使命:首先是以各陆基雷达站、防空指挥体系、高射炮兵与地导部队、歼击航空兵部队为依托,遂行保卫重要政治、工业、经济中心的要地防空任务;


60年代中国空军装备的歼-6战斗机


其次则是以固定或现地开设的雷达站点、防空拦截体系、陆军高射炮兵与空军航空兵为依托,遂行一定程度(效率比较低下)上的野战防空任务,兼顾少部分渗透性打击、战役纵深遮断任务(比重很低)。


70年代的中国空军


简单来说彼时的空军更应该被称为单纯的国土防空军。


90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头十年


而在进入九十年代后、到二十一世纪最初十年,中国空军承担的主要任务开始向“打赢现代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做有限的转型:


歼-8Ⅱ


一方面基于“世界大战打不起来”的判断、加上冷战期间在北方虎视眈眈的苏军前线航空兵与远程航空兵威胁突然消除,作为中国空军传统最主要任务的国土防空、要地防空比重开始下降;


1996年台海危机的苏-27


另一方面伴随着东南沿海特定战区局势日渐紧张、局部战争尤其是可能有强敌的优势战役战术航空兵兵力参与的局部战争威胁增加,空军在诸如特定区域内的攻势防空作战、战役纵深遮断性打击等方面的任务上也着墨甚多。


飞豹携带鹰击-83K反舰导弹


尤其是最近十多年来,伴随着歼-10A、歼-11B、歼轰-7A、轰-6H/K、空警-2000等机型批产列装与形成战斗力,中国空军新质作战力量规模也日渐增大,已经基本上摆脱了传统的“防空军”、“从属于陆军”这种刻板的印象,所承担的任务正逐步多元化。


潜在的问题


不过,尽管中国空军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经历了巨大的发展,但纵向对比的话,咱们距离经典的杜黑式的“制空权”型空军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而横向对比的话,咱们与主要假想敌在装备、战术方面的差距并没有本质缩小,某些方面甚至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美军F-22型战斗机


首先在装备方面依然有很大的短板,面对着强敌迅速扩大的第四代战斗机机队、即将首飞的新一代隐身战略轰炸机、不断更新的电抗、态势感知、战役指挥能力,中国空军在装备更新上虽已竭尽全力,依然有力所不逮之感。


美军F-35型战斗机


其次是在战役能力上,虽然中国空军在战区攻势防空、战役纵深遮断任务上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精力,但依然距离强敌有一定的差距,且在更为重要的反介入与区域拒止作战中急需的、压制强敌前沿战略地带的能力目前依然相对不足。


美军B-2型战略轰炸机


而在战略思维上,中国空军虽然已经脱离了单纯的“防空军”、“野战防空兵”阶段,但在实施战略调动、协助其它作战力量进行战略投送、独立遂行并打赢空中战役乃至夺取战争胜利等方面,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人民空军未来10年的畅想


因此,如果让大伊万来畅想2029年的中国空军:


战略层面上的发展


首先在战略层面上,咱们认为,继续强化中国空军的战略投送能力,尤其是空军运输陆军地面部队向海外部署、或空军战术航空兵向海外整体转场并发起空中战役的能力将得到较大强化;同时,空军对强敌的战略前沿乃至本土使用远程战略轰炸机,利用防区外打击手段实施常规打击乃至核打击的能力也将得到进一步提高。


轰-6N型轰炸机


简单来说,就是未来十年的中国空军在战略上必须飞得更远、打得更准。


战役能力层面上的发展


而在空军遂行空中战役能力的建设上,其实自本轮军改以来,伴随着歼-20、歼-16、歼-10C战斗机,各型号高新机,陆基的HQ-9B、S-400系列地导的批量入役,空军在态势感知、飞行组织、战役指挥等主要作战能力上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因此在接下来,空军有较大的可能性继续沿袭目前的发展路线:


歼-10C型战斗机


游戏牛牛

首先是继续强化战区一级攻势防空作战能力,并通过装备重型战斗机、空中加油机、采取前置部署等模式将制空拦截线尽力外推,为我军在特定区域内遂行海空联合作战而打开进攻通道。


歼-11B型战斗机


其次是继续加强战役纵深、战场遮断乃至密接空中支援作战能力,使用战役轰炸机、双重任务战斗机、中型战斗机、防空压制与毁伤分队等单位,在战略级和随队电抗机的支援下,对强敌乃至某岛的战役纵深重要作战节点;预备对我上岛部队发起反冲击的第二梯队;强敌的来援舰队实施阻绝攻击。同时确保此类作战能力不仅可以用于某一个战略方向,而是作为“标准作战程序”可以用于绝大多数战略方向。


中国空军“三剑客”


最后则是在一定程度上重新强化国土防空作战能力,只不过在重型第四代战斗机与陆基雷达、自动拦截体系已经日渐成熟的当下,传统的要地防空任务将变得较为轻松。而此番将要强化的则很有可能是以重型井射或机动拦截弹为主要作战装备;牛牛游戏手机下载以大型反导预警雷达为主要探测与目标指引手段;以假想敌发射的洲际或中程弹道导弹或高超音速打击器为主要作战对象的反导拦截能力。且有较大的可能性与美军一样分为国土与战区两大反导拦截体系,分别装备不同层次的拦截武器,承担反导拦截任务。


人民空军未来10年的装备建设


因此,未来十年中国空军的装备建设,无疑也会持续向更好地遂行以上战略使命、完成如上多种战役任务而倾斜。


战略级武器的发展


在战略空军方面,目测新一代的、既可承担战略打击任务、又可承担第一岛链乃至第二岛链航空反舰乃至战役遮断任务、还可承担随队电抗任务的隐身战略轰炸机将完成首飞,并确保在未来十年内批产装备部队。


轰20想象图(图源:网易谈兵)


新一代的大型战略预警机、电抗机等等专业支援机型也必将伴随着战役运输机平台的批产而尽快出现,以更好地服务于空军的战略打击、战略投送、海外作战等新型作战任炸金花游戏下载手机版下载务。


战术级武器的发展


而在战术空军方面,目测在未来十年内,中国空军的装备建设将沿着咱们之前提过很多次的“扩大第四代战斗机机队规模、适当制造三代半战斗机、升级现有第三代后期型战斗机机队、淘汰早期三代机与二代机”的原则进行:


歼20型战斗机(人民画报)


面对强敌以每年百余架的速度批产装备F-35系列战斗机,空军的歼-20型战斗机的批产在未来数年必然要进一步加速,同时也不排除以某型海军第四代舰载机为基础,再搞出一型空军的中型四代机批产,确保在二十年代后期中国空军的四代机换装数量可以达到八十到一百架一年。


歼-16型战斗机


相对应的,三代半战斗机的装备数量将逐年下降,以歼-手机牛牛游艺10C为代表的中型第三代战斗机也将逐年减少乃至停产,让位于以歼-16和歼-16D为代表的具备较强进攻能力的重型三代半战机,目测歼-16型飞机的装备数量也将非常巨大。


歼-11BS型战斗机


至于空军现有的第三代战斗机机队,到2029年除了部分歼-10A、歼-11B之外,以歼-11早期型、苏-27SK/UB、苏-30MKK系列为代表的早期型第三代战机,都将退出现役。同时歼-10A和歼-11B将通过换装相控阵雷达、加强机载电抗能力,提高战机在次要战略方向上执行相应任务的能力,使得战机可以继续服役十五年左右。


歼-10C型战斗机


总之,如果让大伊万来给未来十年的中国空军做一个简单总结,那无疑是“飞得更高、飞得更远、打得更好”,建设一支战略型空军的步伐,我们在未来的时间里和大家共同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