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方舱医院的12天”——第一批进入方舱医院

 新闻资讯     |      2020-03-19 03:33

“我在方舱医院的12天”——第一批进入方舱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抗疫日记

楚天都市报见习记者 国倩 通讯员 党波涛 陈希昌 摄影:张强


“2月18日,武汉,晴,空气优良,望着车窗外熟悉的街景,我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好过。经过血常规检查、CT检测和三次核酸检测阴性,我与新冠肺炎病毒的博弈胜利了。”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老师张强,是第一批进入方舱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2月18日,他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康复出院,在为期12天的治疗过程中,他用文字和图像记录下了他在方舱医院的所见所感。


张强老师与医务人员合影


正版的欢乐炸金花下载

以为要去,另外一个世界


我叫张强,今年57岁,是华师的一名职员,在学校电视台工作已有30多年。


我可能是在菜场或者超市、公交车上等处被感染的。1月28日,我开始发烧,体温在37.3-38之间,吃了两天的感冒药,一点都不起作用。尤其是晚上烧得最凶,一直烧到了38.5以上。


从有发烧症状开始,我没有到过其他地方,并第一时间报告了社区和校医院。


我的身体素质很好,平时也有运动,心想应该可以扛过去。没想到高烧几天不退,我就有些恐慌了。


我不停地吃药却不见好转。第五天,即2月3日,我开车到荣军医院看病检查,诊断基本确定是新冠肺炎。


当晚,我发烧超过了39度。这让我几乎崩溃,一晚上坐在床上不能入睡,感觉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脑子只想着,我能挺过今晚,看到明天的太阳自己就胜利了。


迷迷糊糊,终于熬牛牛手游网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我还活着。社区联系我到酒店隔离点隔离。在隔离点,我通过核酸检测确诊新冠肺炎。


进入方舱,从担忧到安心


医护人员与患者


2月3日,由于病床数量不足,武汉开始改造启用临时性的方舱医院。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仅用2天时间建成。我是第一批进入的病人之一。


2月6日晚11点,我被转诊至武展方舱医院。尽管有医护人员安排和登记,但和我一起进入医院的患者都很焦虑。


医护人员开始给我们做心理疏导并耐心解释。慢慢地,我们开始学会进行自我调节,来适应这个大环境,配合医生治疗。


刚进方舱时,我的体温是38.9度,医护人员给我开了药。睡了一晚后,我感觉好多了。


方舱医院和普通的住院病房其实本质上并无不同。早晨会有医生查房,对每位患者耐心询问病情。发现有病情加重的患者,就会安排转入定点医院的重症病房,像我这样的轻症患者会开口服药,并且随时监控患者的病情变化。


随着我的安全感逐渐恢复,心情就好了很多。可能心情好了,病情好转就快了,入院第二天我就不发烧了。


方舱医院,成了我们的家


对于大多数医护人员、病患和医院管理者来说,方舱医院都是新鲜事物,需要一个适应、调整、改进的过程。


慢慢的,方舱医院的气氛越来越好,有跳广场舞的,有看书学习的,还有练太极拳的。


牛牛游戏手机牛牛游戏

医院内的伙食真的很不错。早餐有黑米粥或白粥、鸡蛋、肉包子或糖包子、花卷、馒头、小菜和牛奶相互搭配。正餐在前期是两荤一素,后期升级成了两荤两素,菜品每天都不一样。偶尔也会有小面包等零食发放。


有的人达到了治愈的标准,但是也表示不愿意走,这种心情是真实的。良好的伙食,加上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让病人感到十分舒心。


最要感谢的,是医护人员


医护人员正在休息


负责我们病区的是来自内蒙古的医护人员,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其中有不少人还没有结婚,他们接到号召后都主动报名参加支援武汉的工作。我遇到有两个1996年的小姑娘准备过年结婚,接到通知后,和家人商量推迟婚期,报名来到武汉“前线”。听了她们的讲述,我很感动。


医护人员每天要连续工作6个小时。在这6个小时里,他们不能吃饭、喝水,不能上厕所。虽然当班6个小时,但从穿防护服到下班脱掉防护服,整个过程需要9个小时才能完成。而且在6个小时的工作时段里,医护人员的工作任务很重,强度也很大。


真人斗牛牛棋牌

她们在完成工作的间隙,经常和我交流,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们放下思想包袱,好好配合治疗,特别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开导我,鼓励我。


回顾整个病程,我就像得了一次重感冒一样,遵医嘱按时服药直到出院。


方舱医院12天的经历让我难忘,医护人员不怕死的牺牲精神和忘我的奉献精神深深打动着我和每位患者。